<sub id="hbljr"></sub>
<listing id="hbljr"></listing>

<noframes id="hbljr"><address id="hbljr"><nobr id="hbljr"></nobr></address>

<address id="hbljr"><nobr id="hbljr"><meter id="hbljr"></meter></nobr></address>

<address id="hbljr"></address>

<address id="hbljr"><form id="hbljr"></form></address>

<noframes id="hbljr"><address id="hbljr"><nobr id="hbljr"></nobr></address>

<noframes id="hbljr">

    <form id="hbljr"><th id="hbljr"><progress id="hbljr"></progress></th></form>

          今天是2022年6月17日 星期五,歡迎光臨本站 

          行業動態

          C14有輻射?你大可不必擔心

          文字:[大][中][小] 手機頁面二維碼 2019/5/22     瀏覽次數:    
            前幾天,一位焦慮的準媽媽咨詢我們一件事,那就是她在懷孕的一個月前體檢時,做了一次幽門螺桿菌C14呼氣試驗,后突然想起來C14是有輻射的,現在非常擔心那次輻射對孩子造成了什么可怕的傷害。
            她自己在網上查了一些關于C14呼氣試驗和懷孕的說法導致想法更加混亂,那到底會不會造成什么影響呢
            接下來,敲黑板,劃重點,要考哦:
            C14是帶有放射性的碳同位素,做C14呼氣試驗的確會對人體造成一點輻射。因此從合理控制醫療輻射的角度來說,孕婦和哺乳期媽媽應避免C14呼氣試驗,可以選擇無放射性的C13呼氣試驗。但試驗增加的輻射量很低,所以不需要擔心對媽媽和孩子造成傷害,更不需要因此推遲懷孕計劃甚至人工終止妊娠。
            幽門螺桿菌和胃病
            1982年,澳大利亞的兩位科學家 Barry Marshall 和 Robin Warren 在人體中發現了一種叫做幽門螺桿菌的微生物。這時人們才了解原來多種胃病是由此菌引起的。
            幽門螺桿菌(Hp)是一種微厭氧,寄生在胃內的細菌,黏附于胃粘膜及細胞間隙。
            幽門螺桿菌和包括胃潰瘍、慢性胃炎、十二指腸潰瘍以及胃癌等一系列胃病有關,目前我國Hp感染率約50%。Hp感染是目前明確的胃癌發生危險因素。
            目前針對幽門螺桿菌的感染,可以通過阿莫西林等抗生素來進行根治,但需要先進行確診然后讓醫生設計有針對性的治療方案。而方便簡單的確認是否感染了幽門螺桿菌的方法,就是尿素呼氣試驗。
            呼氣試驗
            哺乳動物細胞中不存在尿素酶,而幽門螺桿菌可以產生高活性尿素酶。由于人胃中尚未發現有其它種類的細菌,因此人胃內檢測到尿素酶就是感染幽門螺桿菌的證據:
            如果人的身體里沒有幽門螺桿菌,那尿素自然會通過消化道,然后新陳代謝出去。
            如果身體中感染了幽門螺桿菌,那么一部分尿素就會被分解成銨離子和碳酸氫根離子,最終變成二氧化碳隨著呼吸排出體外。
            因此排查一下呼吸中的二氧化碳,看看有沒有來自口服的尿素里的碳原子,就可以判斷體內有沒有能分解尿素的幽門螺桿菌了。
            C13與C14的對比
            兩種方法的試劑和儀器有較大差異,主要是因為原料價格和用量不同、儀器檢測原理不同。目前的碳13 呼氣試驗基于紅外吸收光譜技術進行樣品測量,為保證臨床準確性,需要服用較大劑量的碳13 尿素。碳14 呼氣試驗采用的核測量技術比較靈敏,受檢者僅需服用微量的碳14 尿素,儀器設計和制造成本也更低。
            兩者相同點:都屬于呼氣試驗,利用幽門螺桿菌分泌尿素酶的生物學特點為方法學基礎,對幽門螺桿菌感染陰陽性做出定性判斷。在保證儀器和試劑質量、操作規范的前提下,均可以有比較好的診斷準確性。
            兩者的不同點主要有:
            1. 試劑活性成份不同:尿素碳14 呼氣試驗使用碳14 標記的尿素,尿素碳13 呼氣試驗使用碳13 標記的尿素;
            2. 標本采集方法不同:碳14 呼氣試驗只需要收集患者服藥之后的呼氣樣本進行測量,碳13呼氣試驗需要收集患者服藥前和服藥后的兩個呼氣樣本進行對比測量。
            3. 儀器的檢測原理不同:碳14 通過檢測樣本中是否含有14CO2 釋放的β 射線來確定陰陽性;    碳13 是利用13CO2和12CO2 紅外光譜吸收峰位置的微小差異,通過檢測樣本中13CO2 同位素豐度相對于13CO2 天然豐度的變化量來確定陰陽性;
            C13采用紅外探測法檢測幽門螺桿菌,一般配合 75mg 甚至更高劑量 13C 尿素,國外 45‐50mg13C 尿素用于 12 歲以下兒童,降低劑量會降低成本,影響準確性。
            安徽醫科大學第一附屬醫院消化內科許建明教授在2019.5.12《安徽省幽門螺桿菌與胃腸微生態專題會議》上也指出75mg劑量更適合C13呼氣試驗。
            C14半衰期幾千年,怎么辦?
            因為常被用于考古,碳14可能是大家熟悉的放射性同位素之一了。C14的半衰期很長,達到5730年左右,所以判斷古生物死亡的年代,就可以看看它的化石里的C14原子還剩多少。不過這樣長的半衰期,也會讓很多人產生想法“天啊,我吃下去的C14會輻射我一輩子”。其實并不是這樣的。
            雖然C14的半衰期很久,但人的新陳代謝快啊。人活著就會不斷的呼吸、進食和排泄,攝入新的物質,排出代謝的產物。因此在討論藥物在身體里的影響時間,會用到一個概念,就是“生物半衰期(Biological Half-Life)”。尿素形態的14C在體內能迅速排出體外,其生物半衰期為6小時。
            C14呼氣試驗到底有多少輻射。
            我們以前在說到輻射的時候總喜歡說,離你較近的核輻射源就是你自己。C14之所以能成為考古工具,就是因為任何地球的碳基生物的身體里,都天然含有C14,也就是我們身體里的每個細胞都是核輻射源。所以科學上說“絕對零度以上的物質,都是有輻射的”
            碳14是一個人體和自然環境里本身就存在的同位素,其釋放的是β射線,是一種短波射線,輻射量非常低,一張紙就能將其遮擋住。服C14膠囊做呼氣試驗,其實只是在體內額外增加了一些碳14的量。尿素碳14的放射劑量是非常小的(約1microCi),我們日常生活的宇宙中,本身也是有輻射的,尿素膠囊的這個劑量相當于咱們一天宇宙本身輻射的暴露劑量。再形象一些說,碳14呼氣試驗的輻射量,差不多等同于乘坐飛機旅行一小時遭受的輻射量,所以您不必過于擔心。
            不只是C14,我們身體中還有另外一個輻射源,就是鉀的放射性同位素K40。以70公斤的成年人來計算,我們的身體里會含有4.26 kBq的K40和3.08kBq的C14,加起來7點多。胖子稍微多點,瘦子稍微少點(嗯,怕核輻射的人,就趕快去減肥吧)。
            而做呼氣試驗的一粒C14里面的輻射物質大概是37kBq(1?Ci),也相當于幾個活人的輻射能力。
            做一次C14呼氣試驗所受到的輻射量,還不如我們每天正常生活受到的輻射量多。
            我們不推薦準媽媽去做C14呼氣試驗,并不是因為這有多可怕,而主要是因為準媽媽的心理壓力,如果檢查出自己攜帶幽門螺桿菌,對自己能否健康孕育孩子就會產生疑惑,為了治療去服用藥物,也會影響到胎兒的發育。但需要明確的是,沒必要因為做了一次C14試驗就嚇的要命,推遲懷孕之類的更沒什么意義。
            懷孕本來就有風險,生活中會有很多增加胎兒早產、畸形或者患先天疾病風險的問題需要在意,但做一次C14呼氣試驗并不在此列。
            如果你還是那么擔心這種微量核輻射,我們的建議是開始去減肥。美國環保署EPA統計了日常輻射來源,平均1個成年人1年受的輻射中,有0.3mSv是來自自己的身體,排在輻射來源的第7位,比來自地球的還高。這相當于每年吃了100粒C14的小藥丸,如果你能減掉10%的體重,嗯,算算等于少吃了多少?
          返回上一步
          打印此頁
          0551-63522518
          瀏覽手機站
          朋友的人妻波多野结衣电影,色五月婷婷,伊人成亚洲综合人网香,jazz中国护士在线看片